主页 > 2020全年彩图库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多位跑圈大神殒命甘肃马拉松两位幸存者是这样说的

发布日期:2022-01-15 06:49   来源:未知   阅读:

  一项马拉松越野赛事,参赛172人,居然遇难21人,真是咄咄怪事。这也创下了同类赛事中死亡人数之最。

  先是大连市区车祸,5人无辜失去生命;其后是吴孟超和袁隆平两位院士逝世;紧接着发生甘肃景泰县的山地马拉松越野赛事惨剧。悲剧还没结束。下午三四点,河北献县5个孩子在坑塘溺水而亡。

  甘肃白银市景泰县举办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今年已经是第四届了。这个赛事是景区为了宣传自身而操办的一个赛事,主办单位是市县两级政府,执行单位是黄河石林大景区管理委员会、甘肃晟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前面三届,虽然被吐槽赛事组织工作一般,但连一丁点的事故都没有出过,而且只要跑完就补助1600元,冠军奖金高达15000元,所以各地选手还是愿意过来参赛的。

  5月22日上午9点,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暨乡村振兴健康跑在景泰县黄河石林南山广场鸣枪开跑。

  比赛分为百公里越野赛、21公里越野赛、乡村振兴健康跑,有关报道称吸引了国内外万余名运动员及户外运动爱好者参与。

  从现场图片看,很多跑者身着短衣短裤。当天天气预报显示,景泰白天多云,最高气温28℃, 最低气温13℃。据“上游新闻”援引参赛者的消息称,黄河石林景区温度在6℃左右,而在高海拔地区温度已在0℃左右。

  9点比赛开始后,赛区的风力越来越大。在一个长下坡,很多人的帽子被吹飞。如果这时组委会能提高警惕,也许就不会出现后面的悲剧。

  对于西北地区长大的他们来说,一旦出现大风大雨天气,在西北山区温度骤降是必然的,这应该是常识。外地选手不懂,当地的组委会不应该不懂。

  今天的新闻报道中说,当天中午1点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参赛人员出现身体不适、失温等情况,部分参赛人员失联,比赛停止。

  从9点到13点,四个小时,能跑到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的,都是高手。正因为他们跑得快,又追求极度轻量化,没带保暖衣物是押宝天气好。很遗憾,这次他们没赌赢。

  目前确定的遇难者中,包括国内知名的跑圈大神梁晶,他也是此前连续三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男子组冠军。去年他在这项赛事中的夺冠成绩是8小时39分。这名90后安徽小伙子,也是中国超马纪录保持者,曾7小时跑完100公里路跑挑战赛,配速410,被很多马拉松爱好者称为“梁神”。2018济南12小时超级马拉松赛,梁晶以151.2公里的成绩打破中国12小时超马纪录。但即使是这样一位顶级高手,在变幻莫测的大自然面前,也是如此渺小。

  高手因为跑得快,所以深入无人区更远,那里海拔更高更冷,也更难以下撤,包括更难搜救。

  有过野外旅行经验的人都知道,在无遮无挡的野外,一旦遇上暴雨大风,如果没有保暖衣物,很容易失温。再加上这次景泰遇到的是极端天气,有冰雹和十级大风,那些短衣短裤的跑手们遇到了什么,不难想象。

  去年夏天我在甘肃海拔三千多米的康乐草原上,虽然已经多穿了一件外套,但还是低估了高原的低温和大风。风吹过来,感觉温度迅速被带走,没待半小时,已经扛不住了,只能匆匆离开。

  有外套的情况下尚且如此,只穿着短衣裤的选手们哪怕是身体素质超强的大神,也抵御不了那么恶劣的天气。

  人体正常体温是37℃,本身就是个热源体,人体与外界有三种热传递方式:温度、湿度、风力,这三要素中,只要有两个因素出现状况就可能会出现问题。

  在野外徒步是个技术活,不是胆子大身体好就可以上路的。事先要做很多攻略,从天气到装备,到对自己身体状况的了解,到发生紧急情况时如何处置应对……不尊重科学,不敬畏自然,出问题是迟早的事。

  很多人不了解山地马拉松,觉得和山地高尔夫差不多。其实差得远了。山地两个字的概念,就相当于悬崖之上。换句话说,如果让你在悬崖边上越野,你还敢这么心大吗?

  除了天气巨变的原因,一些人为因素也导致了这次伤亡惨重。在《2021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赛事手册》中,强制装备保暖装备仅有“救生毯”一项,“冲锋衣”、“保暖内衣”、“急救包”均为建议装备。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9月份举办的上一届黄河石林马拉松比赛中,风衣和保暖内衣还属于强制装备。

  梁晶那些顶级高手,从照片上看,仅有一个小包,里面是很薄的铝箔膜的保暖毯。但这次风太大,这些保暖毯都被撕碎了。一个常识是,海拔每升高1000米气温低6度,2000米海拔,再遇上冻雨冰雹大风,又没有保温衣物,那只能生死有命了。

  举办者这次也是大意了,以为之前三届没问题,这次照搬经验就可以了。但天威难测,没事算你走运,有事就该你担责。

  我的前同事、参加这次越野赛的一位选手,在途中果断退赛,捡回了一条命。事后,他撰文回顾了惊险过程:5月22日这一天,问题N倍放大,越往上爬,风越大、雨越大、温度越低,体感温度更低。……继续往上爬,陆续又有几名选手下来。包括很大神的选手。而我的情况,越来越不好。全身都已经湿透,包括鞋子袜子全部都湿了,风吹的站不住,非常担心被吹倒,冷的愈发受不了,找了一个相对避风的地方掏出保温毯,裹在身上,瞬间就被风吹散开,什么用都没有。还有选手的保温毯,直接被大风给撕碎了。”

  又往前走了一会,他发现十根手指都没感觉了,舌头也冰凉了。这时,他果断决定退赛。

  他最后总结说:以后参加类似的高海拔地区的比赛,一是带足救命的装备,二是在平时就要能做到正确认知自己的身体状况,三是面对比赛中的突发情况,及时果断做决定。

  参与此次比赛的越野爱好者毛树智对红星新闻说:“当时山上下雨,风达到七八级,周围山全是光秃秃的,没地方躲避,大家把保温毯拿出来,但保温毯很快被风吹碎了,大家只能围在一起,抱团取暖。”

  她也谈到悲剧背后的原因,“因为出现极端天气时,大部分比赛者都在山上,山上没有补给点,车辆无法到达,救援只能徒步。当时大风还把路标吹没了,很多人都走错路,失联了,因为救援难度大,所以进行得比较缓慢。”

  “当时山上下雨,风达到七八级,周围山全是光秃秃的,没地方躲避,大家把保温毯拿出来,很快保温毯就被风吹碎了,大家只能围在一起,抱团取暖。”

  毛树智说,主办方此前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准备不足,前三届比赛都是热天,所以他们考虑的都是防中暑防晒的问题,没有想到防寒。事发后,救援人员有限,不得不找其他救援力量。这些因素累加在一起,导致了这次悲剧。

  近几年,国内马拉松赛事迅猛发展,很多城市也乐意主办。城市马拉松在管理救援等方面,经多年实践推广,现在已有相对成熟的经验。越野马拉松则比较危险,组织者不能一味追求人多规模大,必须承担起普及常识和风险控制的责任。

  对于参与者来说,不管你是想挑战极限也好,还是想丰富阅历也好,都要量力而行。要知道,安全是第一位,家才是所有赛事的终点。

  截至23日上午10:15分,在甘肃黄河石林山地的越野跑比赛中,已确定21名选手遇难。

  但是,作为专业要求极高的运动赛事,各项组织工作是否达标,必要的安全保障是否到位?

  “昼夜温差大,易发生感冒,建议着薄外套、开衫牛仔裤等服装。年老体弱者应适当添加衣物,宜着夹克衫、薄毛衣等。”

  就是已经报名并符合要求的选手,走完前置程序后,把名额通过黄牛卖给其他人。

  “2015至2017年,有14人在参加国内马拉松赛事时意外猝死,而在终点附近猝死占比80%。”

  “当时,我在比赛中摔倒几次,全身发抖。好在最后一次摔倒被一位大叔救起。”